十四年的抗战,谁的记忆。

从2017年开始,中国中小学历史教材将不再沿用“八年抗战”的说法。

取而代之的是“十四年抗战”。这样一来、很多在工作交往中认识的日本朋友都觉得担忧、担忧自己在中国商业受到冲击,同时也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从八年抗战延伸到十四年抗战,这并不仅仅是一个时间跨度的延长。更重要的是一种界线,一种分隔清楚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的界线。

时至今日、日本的政客总是一厢情愿地以为可以通过战争赔款来解决民族怨恨。

日本驻华大使馆的网站上写道:……我们对于战争深刻的反省……另外、决不能制造出让与战争毫无关系的子孙后代要继续道歉的那么一种状况,这便是我们当今一代人的责任。

接着网站还列举了日本政府向菲律宾等国支付了以亿元(美钞)作为单位的天文站着赔款。讽刺的是、学习过二战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就是菲律宾前殖民统帅麦克阿瑟将军的所谓“报仇雪恨”。可是日本政府却把它化作了和平等号。
日本右翼政客究竟在想什么呢?应当维护庄严的时候、却放弃了尊严,应当接受和平的时候却、又执拗倔犟……

日本民族从“战国时代”开始就一直信奉两条战争原则:一、兵不厌诈,二、不择手段。实际上、从丰臣秀吉海盗式骚扰我国沿海、发展到伪造九一八事件发动侵略战争、再到偷袭珍珠港挑起世界大战……说道根本也正是封建势力催生的日本尚武精神在作祟。

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让“无辜的”日本年轻人为战争赔礼道歉。我想知道的只有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日本现任政府能究竟能不能用二十一世纪全球普世的人道精神来理解那场战争遗留的谴责?同时也希望他们不要在道貌岸然地说:“战争可以不择手段。”

日本人不是电影里的外星人,他们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同样接受小学、中学、大学等等阶段的教育。起码在我认识任何日本朋友,没有战争贩子、也没有民粹疯子。

昨天晚上、有一位二十三岁的日本朋友问我:你会讨厌我们吗?

我说:在二战期间,日本军人如何残酷虐待战俘,让他们淹死、毒死、饿死、烧死……我讨厌那个年代的日本人、讨厌他们如此践踏生命。但是……我并不讨厌你们,因为你们没有做过这样的罪恶。

(全文完)

撰稿:杨明
邮箱:book_yangming@yahoo.com

备注:
一、本位中部分商业品牌、商业标识、当事人姓名均是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二、原创作品,法律保护。如果需要拷贝、引用、转发、转载。请和作者联系,未经本人许可,包括但不限于对文章作品的拷贝、引用、转发、转载等行为属于违法侵权行为。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日记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